因为中文的滑话,奇兰贾亚乌杜穆拉格在参加中国各地的茶会时吸引着商人,他们一边啜饮正宗的锡兰红茶,一边与中国流利的“歪扭扭”阚大山合影留念,斯里兰卡茶叶局官员也经常让他成为接受中国媒体采访的“代言人”。

2006年,金兰佳从斯里兰卡来到中国,进入北京科技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,并完成了本科和研究生学习。在此期间,金兰加除了掌握了扎实的计算机技能外,还获得了一口流利的中文。和大多数中国学生一样,毕业后,他在简历中申请了一份工作,最终选择在北京一家软件公司当“码农”,过着朝九晚九的白领生活,“把学到的东西应用起来感觉很好,程序员的工作很有成就感。”

然而,

家人觉得金兰加的中国“才华”不能浪费,叔叔在斯里兰卡的两家红茶厂也在努力开拓中国市场。于是在家人的“怂恿”下,金兰加去年告别了“码农”的生活,蜕变成一个飞来飞去中国谈生意的“茶商”。

“一开始还不习惯,后来渐渐发现茶叶生意也不错,可以去很多城市交到不一样的朋友。”北京、广州、杭州、厦门、上海、南京、香港…金兰家数了数自己最近去过的城市,他说,特别是“一带一路”倡议提出后,看到中国与世界各国的合作范围不断扩大,合作范围越来越广,他自己的锡兰红茶之路在中国也越来越宽, “不仅是我自己,在我国从事外贸业务的很多合作伙伴也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合作红利。”

当他参加

杭州国际茶叶博览会上,他还兴奋地发了朋友圈——在杭州G20峰会会场向中国人推荐锡兰红茶,晚上还特意抽空和中方朋友一起去西湖观看《最难忘的是杭州》的现场表演。

今年夏天,金兰加邀请了几组中国朋友来斯里兰卡旅游:在斯里兰卡乘坐“三跳”嘟嘟车,在“龙井茶园”这么大的茶山上边吹风边喝茶,带朋友参观斯里兰卡版的“农家乐”……当这位“中国专家”介绍家乡的风土人情时,自然会联想到自己在中国的所见所闻。

金兰佳是茶叶行业的新人,在答应叔叔去中国卖茶叶不到两年后,他的公司目前只有四五名员工。但是,当他向客户介绍锡兰红茶的类型,口味和产地时,他可以回答很多关于产品的各种问题。

在金兰家看来,中国人越来越追求生活品质,对茶越来越了解。他指着一排不同档次、价格各异的锡兰红茶说:“几十到几百块,最贵的卖得最好,因为它的茶叶是芽尖,是锡兰红茶中最好的。”

金兰加还告诉记者,红茶在斯里兰卡经济中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,为了更好地保护这张“名片”的声誉,政府特意推出了狮子形LOGO,贴在政府认可的红茶包装上。“消费者只要看到这个标志,就知道它一定是正宗的好红茶,政府可以保证它的质量。

金兰加看好斯里兰卡红茶在中国市场的未来发展前景,“我们公司的名字叫丝路,是丝绸之路的同音词。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将帮助我们更好地在中国销售斯里兰卡红茶,抓住这样一个好机会,相信开拓中国市场的道路会越来越顺畅。(记者 黄晓旭 顺达)。

作者 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