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上方蓝字免费订阅
一期一会・茶道
日本有句名言叫一期一会,意思近于中文的把握当下。「一期」表示人的一生,「一会」意味着仅有一次的相会。用以勉励人们应当珍惜身边的人,把每一次的会面都当作是最后一次,因此珍惜努力付出;不错过,就不遗憾。日本人最爱的樱花,也是那么短暂的绽放后凋谢。不求百日红,只求在绽放时,尽其所能的展显出最灿烂一面,最终凋落了也无憾!日本人在生活上,因为受到这种精神的启发与影响,做任何事与任何人相遇,都谨慎且为求完美。「一期一会」其实是出自于茶道用语,为日本茶圣千利休的名徒,山上宗二的著书中《山上宗二记》提及「茶汤者觉悟十体」。另外也有一说是出自于茶道中,石川流门派的井伊直避,他的著书《茶汤一会集》卷头名句也是「一期一会」。每一次的茶会都是独一无二,主人要尽心尽力的款待宾客,宾客也要看成或许是最后一次的赴会而谨慎赴约,认真感受主人的用心。中国茶文化・普洱茶「茶(tea)」起源于中国。中国茶文化是中国制茶,饮茶的文化。作为开门七件事(柴米油盐酱醋茶)之一,饮茶在古代中国是非常普遍的。中华茶文化不但包含物质文化层面,还包含深厚的精神文明层次。唐代茶圣陆羽的《茶经》在历史上吹响了中华茶文化的号角。从此茶的精神渗透了宫廷和社会,几千年来中国不但积累了大量关于茶叶种植、生产的物质文化,更积累了丰富的有关茶的精神文化。现如今古典文化兴起,很多人都会借助古代医学书的记载,来巧妙饮用茶,特别是有养生作用的「普洱茶」。而在品尝普洱茶时,常会听到不同的人对普洱茶品鉴,有时候说这茶汤薄、寡味。有时候会说普洱茶厚重、润滑;其实归结起来都是在说普洱茶的水性。普洱茶的水性品鉴,包括:滑、润、深、厚、薄之说。滑:简单的来说,就是顺滑的意思。就好比上等普洱茶,茶汤在入口的时候,茶性柔和顺滑、如丝绸般、茶汤细腻饱满。一款普洱茶只有达到了这样的程度,方能算是上等普洱茶。
润:此处说茶叶的润,就和滑差不多。但是润更深层次一些,入口即化,是评判普洱茶老茶、陈茶、上等好茶的重要准则。若是一款普洱茶一直存于恒温恒湿的环境中,茶性品质发酵就会变得很快,一年就能顶得上几年时间。
深:深是指普洱茶茶汤可以深入喉咙,深入肺腑之中。有破孤闷,上可接神明,下可接厚土之意。上等普洱茶,初始冲泡,淡淡压制的蜜兰香幽幽散开,闻到而雀跃;饮用时,慢慢在口腔中欢腾,几盏茶顺喉咙而下,直达肺腑,顿时神识清明,体内自称一系的小世界,顿时如注入天地灵气,飘飘然如仙。
厚:是一种最严格的评判普洱茶标准准则。就是指一款普洱茶无论冲泡浓淡,皆有厚重深远之意。一款普洱茶的厚重,和普洱茶内质是紧密联系的;大树茶内质丰富,溶于水中物质成份较多,在口感上会比较混厚稠密,也可以说很厚实。 薄:就是指普洱茶的寡味,薄性的意思了。就是无论怎么冲泡存放,茶叶的质量都是很差,不值得饮用。一般新普洱(生普)茶味道略带涩味,但经专业贮藏若干年期,茶味转为陈香醇和(熟普),更可以暖胃,生津止渴,形成「老茶」,身价越陈越高。堪比茶界中的法国红葡萄酒,越藏越有价值。普洱茶因之成为不少茗茶人的品饮首选,为收藏家眼里「可以喝的古董」,更变成投资人心中的奇货可居。
一般来说,老普洱茶饼可分为号级茶和印级茶及七子饼茶。「号」级茶是指1949年以前的茶庄,如福元昌、宋聘号、同庆号、敬昌号等,皆为著名茶饼(老茶)。「印」级茶是中国解放后的国营茶庄茶牌;分红、蓝、黄、绿四种色印。当中又以50年代所产的红印茶饼质素最佳。七子饼茶为1970年后,勐海茶厂所生产以数字为茶青等级制造的茶饼。「同庆号」是代表性普洱茶商号,成立于1736年,至今已有280多年历史。早年的同庆号内飞使用龙马商标,因仿冒猖獗,于1920年申请改为双狮旗图。收藏界就以此为准则,采用龙马商标的为龙马同庆号普洱茶。龙马同庆号,至少有90年陈化,是非常有价值的号级普洱茶(老茶)。 龙马商标上为云南同庆号;下为:本「庄向在云南久历百年字号,所制普洱督办易武正山阳春细嫩白尖,叶色金黄而厚水,味红浓而芳香,出自天然,今加内票以明真伪。同庆老号启。」 乾隆元年(1736),同庆号在版纳易武开设毛茶加工厂。经过多年的经营,在光绪26年以后,同庆号已挤身云南茶叶界之首,其实力和规模远远超过了当时西双版纳的所有茶庄,成为西双版纳乃至云南最大的茶号。1917年,六大茶山的茶商们集资建造,连接易武和倚邦的磨者河承天桥,该工程时历两年,耗银颇多,而同庆号捐出的银两就占了建桥总耗银数的一半。
当时的政府普思沿边第六行政分局,就此给同庆号颁发「见义勇为」嘉奖匾一块,同庆号的实力由此可见一斑。同庆号在经营普洱茶的茶庄中,最早推行普洱茶六选六弃之精细作法,因此其质量超群,而销量大增。在上世纪初,同庆号茶叶销量达到了年销2000多担。同庆号把普洱茶销往国内的同时,也把大量的普洱茶销往海外。其一部份从易武运老挝,越南莱州转至河内;一部份运蒙自上火车抵海防转至香港,再分达东南亚各地。「选料精细,加工认真,包装精美」,是东南亚侨商对同庆号的共同赞益。定义「老茶」所谓「老茶」如前述,指茶叶加工后的成品,放置有一定的时间年限。换言之,茶叶必须经岁月和时间的琢磨,积累年纪这是先决条件,而存放的环境会影响到老茶品质则扮演关键因子。依茶类的发展历程来看,具有一定的年纪及良好的存放品质,都可归类为「老茶或陈年茶」。一般茶叶加工制成的茶类,绝大多数是讲究新鲜的品质。黑茶则属较为特殊的例子,必需存放进行后发酵,滋味才较醇和滑顺,普洱茶隶属黑茶系列产品之一。早期普洱茶加工是以绿茶方式制造,大叶种茶芽采摘后,利用釜炒杀菁,经揉捻,日晒干燥等过程。由于茶菁来源,数量和品质不均一,多数以拼配方式紧压成饼或是其他形状,专供边疆民族饮用,为奶茶和酥油茶的原料茶。当时交通不便,需靠驮马运输,路途遥远需耗费一、二个月时间才到达目的地。由于普洱茶(生茶)新制的茶品,易带有苦涩味,必须贮存氧化进行所谓的「后发酵作用」,茶质收敛性,刺激性得到改善,才具有品饮价值。因此,普洱茶界普遍存著「越老越好,越陈越香」之说法。实乃因特殊产制方法和运输因素所衍生出来的消费行为,并非刻意为之。换言之,普洱茶的越老越好是因早年交通不便,加上存放环境的影响,是在不经意情况下所发展形成之结果。邂逅「老茶」老茶,如前述是指1949年以前的茶庄,「号」级陈年普洱茶,被后人称为「能喝的古董」。中国茶文化历史悠久,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展现了不同的茶文化特色;时期是中国茶文化发展的重要时期,不仅茶叶的出口量大增,而且全国各地的茶竞争也日趋激烈。为了拓展茶叶销路,茶叶包装及广告成为最有效的促销手段之一。
在这短短的早期(元年到二次世界大战日本侵华战争之前,不到四十年之间),曾经出现过相当繁盛,并且竞争激烈的茶文化百家争鸣历史高峰,知名的茶号大户巨贾名重一时;而又在启后的时光巨流中,消声灭迹,不为人知,淡出茶文化舞台。因縁际会,一期一会;晩学三生有幸在公务出差北京之际,参加一个私人音乐聚会,结识爱国名将“龙得志”先生之子-“龙惠农”先生(号:鬼火)。龙先生是著名的古董收藏家、茶神、音乐人;龙先生90年代初在台北、北京、昆明三地设置“哑舍”经营古董生意几十年。又在云南经营普洱茶生意30余年;为人极善良,热心慈善公益,国学修养深厚;重情义、精诗文、通音律、广结四海良友。龙先生发掘了一批百年老茶,并对这批清末民初马口铁罐普洱老茶加以考证、鉴别、检测、以召公信。更有幸的是,晩学有縁亲临品鉴这款梦幻般的老茶。毕生难忘的茶席;一次投茶,数位同好,从晚上7点喝到近10点;可见老茶之耐泡。只知,茶砖清爽的干香,水入盖碗即出汤,初品汤色浓郁、深酒红、浓郁药材及参香,通透醇厚,入口回甘生津,喉韵舒畅。喝到中场,浓郁花果香。汤色转淡后,盖碗时间加多片刻,即能品鉴到纯甘甜的茶汤。喝了一晚上,老茶泡开厚,叶底能拉丝,最后茶渣打包回府,在水壶里煲滚,倒出放凉喝,依然清甜回甘生津,妙不可言!更神奇的是,当天晚上入睡之际,身心寂静,进入半睡半醒之际,竟然从身上发出一股浓郁茶香味,瞬间布满全身,恍若置身一片老樟树林中,愉悦至极。身心皆能感受老茶滑、润、深与厚之水性。晩学有福缘,能领略老茶的美味,但始终也只是普洱茶的门外过客。在因缘际会下,承蒙龙先生抬爱,愿意指导并分享经验,他舍得拿出珍蔵几十年的老茶,供友分批品尝,比较其间由生涩转趋成熟的不同陈化过程。
茶席之间茶,香叶,嫩芽。慕诗客,爱僧家。碾雕白玉,罗织红纱。铫煎黄蕊色,碗转曲尘花。夜后邀陪明月,晨前命对朝霞。 洗尽古今人不倦,将至醉后岂堪夸。 唐・元稹《一至七言诗》
读著诗,似乎仍能闻到一缕淡淡的茶香,穿过时空来到眼前。虽千年已过,唐朝盛世的富裕与风景仍历历在目。这首唐朝诗人元稹的茶诗,色香味俱全。也展现了唐代人的经济文化、生活上的风华。
全诗一开头,就点出了主题是茶。接著写了茶的本性,即味香和形美。第三句,显然是倒装句,说茶深受「诗客」和「僧家」的爱慕,茶与诗,总是相得益彰的。第四句写的是烹茶,因为古代饮的是饼茶,所以先要用白玉雕成的碾把茶叶碾碎,再用红纱制成的茶罗把茶筛分。第五句写烹茶先要在铫中煎成「黄蕊色」,尔后盛在碗中浮饽沫。第六句谈到饮茶,不但夜晚要喝, 而且早上也要饮。结尾时,指出茶的妙用,不论古人或今人,饮茶都会感到精神饱满,特别是酒后喝茶有助醒酒。日本美学家岗仓天心在一百多年前(1906年)写《茶之书—茶道美学》,写下这段对中国人中国茶的看法:「后代的中国人把茶只是当作一种美味饮料,而不是一种美学理念。国家的长期苦难,剥夺了他们对生活情趣的热忱。他们变得时尚、老成又实际,而诗意的情怀,令人生机勃勃,使诗人青春永驻。但是现代的中国人成为折衷家,温和的接受世界上的种种文化,她们的茶叶带有花香,常令人惊叹赞赏,但是唐代的浪漫、宋代的茶仪,已无法在他们的茶碗中再见了。」此书原著是用英文写的,并翻成多国语言。很多人对茶的认识是由这本书而来。虽然是写于一百多年前,到现在很多西方人还是只知日本茶道,而不知中国茶、尤其是茶。据知岗仓天心醉心茶道文化,英文造诣流利优美,他是第一个把茶介绍给西方人的东方人。岗仓天心言下之意是,唐代人的浪漫与茶仪,如今只在日人的茶道中保留了下来。不过,如果他认识到今天的,看到茶在发展的情形,也许他会改变说法。中国是茶的故乡,日本将中国古老的喝茶之道做了良好的保留,并发展为日人独有的茶文化。
而近三十多年来,因经济丰腴、生活美学兴起,茶文化在美丽的小岛上已悄然承续发展了中国茶的历史新页。茶从古到今之所以上至皇公贵族,下至市井小民都能喝出自己的心得,成为中国人的国饮,绝非偶然。日本茶道中的茶仪—慎重与严肃,以茶为介,形上化凡间生活的琐碎。而中国人的道艺一体与生活不分的美学,在随意中不著痕迹的自制,在饮茶谈笑中持守的氛围,专业深情不浮夸。
当然,岗仓天心是从美学的观点,做中日茶道文化的比较;是一种形而上学的评论,不用太介意!从经济学的效用(utility)平等法则来看;不论是粗放型,精致・仪式型态的茶席,只要宾主尽欢,最终得到的效用(幸福与满足感)都是一样的。所谓「一期一会」,重视的就是茶碗所承载的热诚,超过形式的仪礼。而「品鉴茗茶时,能加入美的元素当然很好;但如果为了讲求美,而给喝茶的人带来压力,那就失去茶席的原意了。」
陈礼俊:日本山口大学生态经济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研究所所长。日本京都大学博士。亚洲环境撰写者。美国东西方智库专家,访美学者,环境生态数据库和剑桥大学深度合作。新竹人,家里世代种植“东方美人”
2017-06-21
你若喜欢,别忘了点个在看哦

作者 admin